何謂「主權財富基金」?

簡言之,就是由國家以外匯成立的投資基金,其資金來源主要為外匯儲備盈餘、自然資源出口盈餘和國際援助基金等。過去,政府對外匯存底的應用,大抵以穩定幣值與固定殖利為主。但主權財富基金則不同於這些傳統的運作模式,是採取一種全新的專業化、市場化的積極投資策略,一方面希冀帶來更大的利益,一方面則發揮經濟的戰略目的。前者如新加坡的淡馬錫控股,以營利為目的;後者則多數為天然資源缺乏的國家,透過併購確保石油等能源、原物料的供應無虞。目前全世界約有二十二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了主權財富基金,最新有意加入的國家,以中國與俄羅斯最受矚目。



2007年12月21日13:19
著全球金融資本不斷吸收來自主權財富基金的資金﹐這些資金的政治影響力日益令人擔憂。

在美國和歐洲的敦促下﹐國際組織正在為來自石油出口國和亞洲貿易順差國的主權財富基金制定行為準則。但這些準則不太可能直接解決圍繞主權財富基金的一個最大政治問題:它們是否會被用於戰略目的﹐而非商業目的?

作為政府擁有的投資工具﹐主權財富基金在金融領域的重要性日益顯著﹐週四擁有約2,000億資產的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向因全球信貸危機而陷入困境的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投資50億美元就再次證明了這一點。在此之前﹐新加坡和沙特阿拉伯政府曾投資於瑞士銀行(UBS AG)阿布扎比投資局(Abu Dhabi Investment Authority)投資於花旗集團(Citigroup Inc.)中國在百仕通集團(Blackstone Group)的首次公開募股中認購了股份。在所有這些交易中﹐外國投資機構都只持有少數股權﹐並表示它們不會干預公司管理。

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高級市場策略師約瑟夫•昆蘭(Joseph Quinlan)說﹐SWF(主權財富基金的英文縮寫)的含義幾乎就是“救火隊”(Salvaging Withering Franchises)。他估計自今年第二季度以來﹐這類基金共向西方金融企業投資了600億美元左右。

儘管如此﹐美國和歐洲仍有許多政界人士懷疑這些基金──尤其是俄羅斯、中國和中東產油國擁有的基金──可能用其不斷增長的財富進行出於政治目的的投資。許多主權財富基金很少公佈有關投資目標或持倉的信息﹐從而進一步加劇了人們的這種焦慮情緒。

目前共有近40只主權財富基金﹐擁有約2萬億美元資產。英國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預計﹐如果全球經濟在今後10年能夠順利增長﹐屆時主權財富基金的資產有望達到13萬億美元。也就是說有大量資金可以被用作政治資金。

今年10月份﹐七大工業國(Group of Seven)財政部長與設有主權財富基金的八個國的代表舉行了會談﹐雙方同意為主權財富基金制定一套自願遵守的“最佳行為準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也在制定主權財富基金行為守則﹔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則在編寫投資接受國行為準則。預計這兩個組織將在明年4月份完成準則的初稿。

美國財政部副部長金米特(Robert Kimmitt)在即將出版的最新一期《外交》(Foreign Affairs)雜志上撰文稱﹐主權財富基金能給投資接受國帶來多少好處﹐取決於這種投資在多大程度上是受經濟目的、而非政治目的推動的。

但IMF一位高級官員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政治問題和國家安全問題不在IMF的責權範圍內﹐它為主權財富基金制定的行為準則不會涉及這些問題。

IMF希望自己制定的行為準則有助於提高主權財富基金的專業性﹐使它們能像私有投資基金那樣運作。準則中的一些內容涉及投資策略的制定﹐以及確保主權財富基金的投資決策符合其投資策略。還有一部分內容涉及主權財富基金的結構(對基金的監事會和管理購買行為的委員會都有明文規定)。IMF還將就應披露何種金融信息、向哪些機構披露﹐以及披露的頻率提出建議。

這些提議與直接限制主權財富基金的初衷相距太遠。週二﹐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副董事長菲利普•希爾德布蘭德(Philipp Hildebrand)表示﹐準則應就主權財富基金對外國私有公司進行股權投資的上限作出規定。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阿文德•薩勃拉曼尼亞(Arvind Subramanian)建議﹐應由世界貿易組織(WTO)制定強制主權財富基金遵守的行為準則。

IMF官員表示﹐這類提議大大超出了IMF的責權範圍﹐注定會被許多已感覺受到不公平對待的主權財富基金所拒絕。一些主權財富基金的管理機構在IMF上月的一次會議上表示﹐他們之所以與會是因為擔心如果不參加會受到歐美的政治責難。

過去﹐IMF一直能向不大願意遵守其規定的會員國有效施加壓力﹐促使它們在IMF網站上公佈各類金融數據等﹐因為這些國家需要IMF的貸款。但成立了主權財富基金的國家都擁有雄厚的金融儲備﹐它們不再需要IMF了。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前官員、現就職於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艾德溫•特魯曼(Edwin Truman)說﹐與過去的所謂“自願”不同﹐現在才是真正的自願了。

IMF官員表示﹐如果主權財富基金的接受國對基金的政治影響感到擔憂﹐它們可以自己制定法律來規范此類投資。比如﹐美國就對海外投資是否會帶來國家安全問題進行審核。德國和加拿大也在考慮制訂更為嚴格的外資收購法規。

OECD的行為準則將針對接受投資的國家﹐並將努力確保這些國家對主權財富基金的投資能夠平等對待﹐不歧視某一具體的基金。OECD負責金融和企業事務的副主管艾德里安•布蘭德爾-維格納爾(Adrian Blundell-Wignall)說﹐對主權財富基金投資的審查也應該是可預測的和對外部監督公開的。

OECD和IMF都關注透明度的問題﹐建議主權財富基金和接受其投資的國家對他們做出的選擇採取更加開誠布公的態度。但這可能還不足以緩解各方的擔憂。布蘭德爾-維格納爾說﹐這是否就像是擦淨窗戶﹐以便讓我們看得更清楚呢?但如果我們擦淨了窗戶﹐依然有困擾我們的事情呢?

布蘭德爾-維格納爾表示﹐根本問題在於主權財富基金是否能與出資成立它的政府保持一定距離。他指出﹐同樣在海外大量投資的國家退休基金都沒有受到政治壓力﹐原因在於這些基金的投資被認為是純粹出於商業目的。

布蘭德爾-維格納爾稱﹐主權財富基金應採取同多數退休基金類似的結構。基金管理機構有責任為基金所屬國的公民獲取最大投資回報。他說﹐投資應由外部金融機構打理。

Bob Davis


補充:何謂八大工業國?

起初是一個非官方的論壇,由六個世界主要工業國家:美國、英國、法國、日本、西德與義大利等國--為了處理匯率爭議問題--在1975年所舉行的。1976年,這個組織再加入加拿大成為會員國,於是這個組織正式成為G7,也就是七大工業國組織。之後,德國統一,再加上蘇聯解體,等到1997年G7再同意,接納俄羅斯成為組織成員國之一。包括美國、英國、法國、日本、德國、加拿大、義大利與俄羅斯的所謂「八大工業國」(G8),就此定型。這八大工業國,囊括了世界近一半的出口量、工業產值;另外,將近一半的國際貨幣基金,也由這八大工業國提供;而由於G7或G8,都是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國家,因此後來他們除了討論經貿議題之外,也把世界安全問題納入其中,像是核子問題與反恐運動等等。此外,八大工業國也相當關心會員國與全球其他國家之間的政治經貿互動,包括總體經濟管理、國際貿易、成員國與開發中國家之間的關係,東西方貿易交流等等。此外,像是如何減少失業、如何創造資訊高速公路、如何加強環保、遏止犯罪與毒品走私等等,商談的議題可說相當廣泛。而八大工業國除了成員國彼此之間商談經濟與國際安全問題之外,也經常邀請其他新興工業國家共同參與:中國大陸、印度、南非、巴西、墨西哥與哈薩克等國領袖,都被邀請過。

未來,八大工業國將新增一個會員體--歐盟,由歐盟委員會主席與歐盟理事會輪值主席國領袖共同出席。此外,八大工業國也希望游說中共入會,不過中國大陸部份學者認為: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潛力,固然是有目共睹;但面對當前全球油價快速上漲的時刻,再加上中國大陸目前工業才在起飛成長階段。G8與其拉攏中共入會,還不如先讓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與會,討論如何處理全球能源問題,來得迫切而且重要。


kspac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