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法,這更加彰顯出這個角色的不同尋常。

62歲的鮑爾森大權在握,他創造了現在令他無法擺脫的先例。不久前,他推動了政府對保險商美國國際公司(AIG)及抵押貸款巨頭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的接管。此前,他在3月份對貝爾斯登(Bear Stearns Cos.)出手相救,其中的一項協議是,如果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 Co.)收購這家瀕臨倒閉的投行,Fed將接收貝爾斯登300億美元的資產。

在所有這些案例中,股東都蒙受了重大損失。而且,這些決定帶來了一個“道德風險”的難題,即政府的救援會鼓勵更大的冒險,因為金融機構會想當然地認為在遇到麻煩時將有人出手相救。

但一些公司只是因為太大,而不能允許其倒閉嗎?不讓它們倒閉就無法找到確切答案。這本身就存在風險。

近日來,AIG正好就出了這麼一道謎題。截至第二季度末,這個巨無霸共有超過1萬億美元資產,諸如印度的人壽、美國的轎車和飛機及鑽井平台都在其承保范圍之內,業務遍及130個國家。

政府救助的這個概念本身就讓鮑爾森不舒服。作為2006年才進入美國政府的共和黨人,他曾任美國自由市場當之無愧的象征──投資銀行高盛(Goldman Sachs)的首席執行長。

隨著金融危機的加劇,鮑爾森對政府救助的看法也發生了變化。從他上一周採取的行動中就能看出他所作出的艱難的平衡。

上周初,當雷曼兄弟股票暴跌時,鮑爾森接到了華爾街高管的電話。傳達的信息是:他們會考慮收購這家公司,使其免於崩潰,但前提是得到類似貝爾斯登交易中的條件。

在俯瞰白宮的辦公室中與顧問召開會議時,鮑爾森認為他已經受夠了。政府必須堅持立場,不救助雷曼兄弟。

他動身前往紐約,周五晚上在曼哈頓下城紐約聯邦儲備委員會大樓寬敞的會議室中,他試圖讓華爾街高管明白,拯救雷曼兄弟是他們的工作,不是政府的職責。

據當時一位與會人士說,鮑爾森對他們說:你們對市場負有責任。

周六上午,在同一房間中,鮑爾森和紐約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蓋納(Timothy Geithner)下令將這些華爾街的巨頭們分為三組,研究解決方案。

其中一組包括來自摩根士丹利、美林和花旗集團(Citigroup Inc.)的高管。這個組被稱為“LTCM組”,任務是提出同1998年救援Long Term Capital Management類似的方案。當年這家對沖基金宣告破產,華爾街機構共出資36.3億美元進行了救援。

第二組包括來自高盛和花旗集團(Credit Suisse Group)的高管,他們負責研究雷曼兄弟出現巨大虧損的商業房地產業務。他們的工作是,算出這部分資產的實際價值。

第三組被稱作“Lights Out組”,負責研究雷曼兄弟破產的後果。不過,到周六中午時,鮑爾森開始更多地考慮AIG。他同高盛和摩根大通的高層談話,了解他們能否幫助AIG,或許是共同提供私營貸款。

周六早些時候,當雷曼兄弟的管理人員也在大樓中尋求救援時,鮑爾森還對向AIG提供資金支持不感興趣--直到他對這家保險公司問題的嚴重程度有了更多了解。

AIG的首席執行長維爾倫斯坦德(Robert Willumstad)堅持自己的看法。據知情人士稱,他向鮑爾森和蓋納表示,他提出的是交易,而非救援。不過,到了周日,隨著私營領域解決方案的希望破滅,鮑爾森開始意識到可能只有動用政府的資金了。

他相信AIG的倒閉會對全球經濟產生災難性的後果,因為AIG的金融觸角已深入到全球金融市場的各個角落。政府官員尤其擔心,AIG的危機將會擴散到數百萬美國人持有的貨幣市場共同基金中,AIG為這類基金常做的一些投資提供保險。周一,情況迅速變化:由於AIG信用評級被下調,它現在需要850億美元貸款避免可能的倒閉。而高盛和摩根大通無法在短時間內籌集到這筆資金。

因此,到了周二,鮑爾森決定支持政府貸款。Fed稱,AIG無序倒閉將會加劇已然嚴重的金融市場震盪,導致借款成本上升,家庭財富減少,並嚴重削弱經濟表現。


約翰﹒塞恩:走在海嘯之前

上周六,正當美林公司首席執行長塞恩(John Thain)在紐約聯邦儲備銀行(New York Fed)忙於研究雷曼兄弟問題的時候,他突然意識到:如果不迅速採取行動,他所在的美林公司可能也挺不過這次危機。

當時雷曼兄弟總裁麥克達德(Herbert H. 'Bart' McDade III)正在冷靜介紹該公司的資產和負債狀況,塞恩腦海裡閃過了這個不祥的念頭。和塞恩交談過的人士透露,塞恩當時想:“下周五這個人也許就是我了。”

對塞恩來說,這個賭注太高了。塞恩曾先後擔任高盛集團總裁與紐約証交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首席執行長,去年12月剛剛出任美林公司首席執行長。

由於在地產和其他抵押貸款相關証券方面投資失誤,美林公司過去一年已經沖減了超過460億美元的資產。美林為此請來了塞恩化解難題。但該股股價依然持續受挫。單是上周五,美林股價就下跌了12%以上。

想到這裡,53歲的塞恩悄悄離席,給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Corp.)首席執行長劉易斯(Kenneth D. Lewis)打了個電話,問後者是否有興趣收購美林公司。當天下午2時30分,兩人在紐約進行了面談,為隨後長達36個小時的馬拉鬆談判拉開了序幕。

塞恩派了美林公司總裁弗萊明(Gregory Fleming)會見美國銀行的談判小組,以便他們可以開始梳理美林公司的帳面。

上周六下午,談判再次出現變數:兩位高盛集團高管表示有意收購美林公司9.9%的股份。

美國最大的券商美林公司正式成為了收購對象。周日下午3時左右,就在首次接洽24小時後,美林公司和美國銀行就每股29美元的收購價達成了一致。美林高管和董事匆忙召開了一次特別董事會議以批準該交易。

據與會人士透露,塞恩當時說,我上任時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但這是對公司股東最有利的方案。


肯尼思﹒劉易斯:登頂華爾街

上周六早上,從接到塞恩電話的那一刻起,劉易斯開始了自己職業生涯最為大膽的一場賭博。

劉易斯沒有遲疑。對出生於密西西比州、父母分別為士兵和夜班護士的劉易斯而言,這是他率領美國銀行登頂華爾街、一覽眾山小的絕佳機會。要知道,劉易斯正是以率美國銀行不斷進取而享譽銀行業、贏得華爾街尊敬的。

美國銀行是劉易斯唯一效力過的公司。1969年,美國銀行當時還叫北卡羅來納州國民銀行(North Carolina National Bank),劉易斯成了這家銀行的一名信貸分析師。

2001年,劉易斯出任美國銀行首席執行長;從那以後,他指揮完成了總規模超過1,620億美元的收購交易。美國銀行也一躍成為美國最大的零售銀行。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銀行收購了陷入困境的抵押貸款巨頭Countrywide Financial Corp.;這筆交易曾經被視為劉易斯的顛峰之作。但收購以“將華爾街帶給美國大眾”為口號的美林公司則具有更為重大的意義。

數天前,劉易斯還在考慮收購雷曼兄弟。但到了上周五,劉易斯決定如果得不到政府財務支持,他就放棄這樁交易。但美國財政部長鮑爾森表示拒絕提供支持。

因此,上周六早上,劉易斯告訴手下精疲力盡的談判小組返回夏洛特。沒想到,塞恩的電話接著就來了。

劉易斯隨即下令談判小組立刻回到紐約。這一預期交易已經有了代號:“A計劃”。

當天下午,劉易斯本人也火速 到紐約,在美國銀行的公寓和塞恩進行了一個小時的會談。

當劉易斯周一返回家中的時候,一封語音郵件已經在等著他了。這是來自他導師休﹒麥科爾(Hugh McColl)的賀電,正是這個海盜式的傳奇人物在1980年代率領美國銀行走上了擴張之路。


小羅伯特﹒E﹒戴蒙德:第二次機會

上周四在從倫敦飛往紐約的途中,戴蒙德小睡了4個鐘頭。他知道接下來的幾天他沒什麼時間合眼了。

現年57歲的戴蒙德(ROBERT E. DIAMOND JR.)是英國市值位居第三的銀行──巴克萊集團(Barclays PLC)的總裁。他當時正在考慮收購雷曼兄弟。這是在華爾街上建立一個大型業務部門的黃金時機。過去的幾十年裡,他幫助巴克萊從一家倫敦的中等銀行發展成為一個分支廣泛的歐洲投行。

但他覺得如果沒有美國政府或是其他華爾街大公司的支持,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上周五,為了避開媒體,戴蒙德乘貨梯上雷曼兄弟的辦公樓,與雷曼兄弟首席執行長理查德﹒富爾德(Richard Fuld)見面。不過根據他提出的交易結構,將需要從其他華爾街金融機構獲得融資支持,而且還需要美國政府幫助為雷曼兄弟的資產提供擔保。周日午前,戴蒙德被告知他的提議不可行。巴克萊退出了。看起來雷曼兄弟要申請破產了。

周日晚間,形勢突然發生變化,戴蒙德看起來可能會獲得第二次機會。當他走向曼哈頓中城的Smith & Wollensky牛排餐廳的時候,腦子裡想的已經是喝杯冰鎮啤酒了,這時他的手機響了。是雷曼兄弟總裁麥克達德打來的。麥克達德提出,破產申請或許能為交易打開另一扇大門。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麥克達德問道,如果雷曼兄弟被接管,我們是不是可以嘗試做點什麼?

僅僅幾個小時之後,雷曼兄弟就申請了破產保護。戴蒙德一頭紮進破產法的條款裡,看看能否 快行動,達成一筆交易。他知道在雷曼兄弟開始失去自己的員工這一重要資產之前,他必須迅速行動。

周二,巴克萊同意斥資17.5億美元收購雷曼兄弟的大部分北美業務,不包括該公司風險較高的資產和債務。


小理查德﹒富爾德:一敗塗地

雷曼兄弟的同事長久以來都對富爾德的制 訣竅感到驚奇不已,無論是在債券交易還是在華爾街上。雷曼兄弟的一位合伙人曾經對一位手下說,如果富爾德(RICHARD FULD JR.)排在你前面買彩票,把你的2美元給他讓他幫你買,因為這家伙肯定會贏。

但他的好運氣到周日用完了。盡管一再堅持說他永遠不會賣掉有著158年歷史的雷曼兄弟,但是最終他卻被逼到了這條路上。富爾德在雷曼兄弟工作了41年之久。

現年62歲的富爾德上周末大部分時間都窩在31層那套俯瞰曼哈頓中城的辦公室裡。由於雷曼兄弟員工對該公司的不穩定局面憤怒不已,公司增加了對富爾德的安保措施。

在他和其他雷曼兄弟高管絞盡腦汁尋找交易時,他對一位高級顧問說,我只是想讓我的人能幸存下來。

人們對富爾德寄予了厚望,他被稱讚在雷曼兄弟90年代中期從美國運通公司(American Express Co.)分拆出來後,幾乎是一手重建了這家公司。不過在過去的兩個財政季度中,該公司已經因房地產投資失誤而損失了67億美元。

富爾德周六早上7點到了辦公室,穿著藍色的套裝,打著領帶。這一周的事情讓他精疲力盡,他在10點左右想小憩片刻。不過他沒睡多久。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財政部長鮑爾森幾乎是馬上就打來電話詢問進展情況。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周六下午美國銀行退出與雷曼兄弟的收購談判後,富爾德給劉易斯打了好幾通電話,試圖再進行一次嘗試。但是劉易斯沒有回電。

富爾德不知道的是,當時美國銀行已經在與競爭對手美林進行深入的並購談判了。

周日,作為尋找買家的最後一搏,富爾德打電話給摩根士丹利首席執行長麥晉桁(John Mack),問他是否有可能做筆交易。

答案是沒有。

這樣,雷曼兄弟的命運實際上已經是板上釘釘了。該公司周一早間申請破產。

對於一位控制欲很強的高管來說,這可謂是一落千丈。在富爾德的領導下,從來沒有休閑星期五之說。他的標致性衣著包括手工定制的嶄新白襯衫。員工們一直稱呼他為“董事長”。

周一在雷曼兄弟總部大樓外面,一名畫家為憤怒的員工提供了一個發泄的渠道。他展示了富爾德的一張巨幅肖像畫,讓人們在上面簽名留言。一名員工潦草地寫道:好買賣,迪克(譯者注:也是罵人的話)。

根據提交給監管部門的報告,同樣也是在周一,富爾德以每股約20美分的價格賣掉了200多萬股雷曼兄弟股份。報告顯示,他因此淨得近52.5萬美元。

富爾德出手的這些股票在2008年初時的市值超過1.45億美元。

周二,形勢突然好轉,巴克萊同意收購雷曼兄弟旗下的美國經紀業務。這至少在眼下拯救了這家曾經頗受尊敬的証券公司的一部分。

在向員工發出的一封宣布交易的信中,富爾德寫道,我知道這對所有的人來說都非常痛苦,無論是私人感情上還是財務上。就這一點來說,我感覺非常糟。

Susanne Craig / Carrick Mollenkamp / Deborah Solomon / Dan Fitzpatrick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spacey 的頭像
kspacey

Jerry's Kingdom of Thought!

kspac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