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為 PTT_Fund 版友 dasein79,回應上篇文章內容而發表分享。


 ( 謎之聲:看那麼遠幹麻? 我只知道美元上半年不會強,3~6 個月就夠啦!)


上面最後這句,提示了一個重點:投資問題與趨勢問題是不相同的,兩者所看的時間尺度不一樣,作為行動參考的意義也不一樣。
                                                                               
在趨勢問題上,想了解的是:這一波從工業革命到今天的資本主義,剩下多久的壽命?這也許意味的是人類經濟的超長波。
                                                                               
活在貞觀之治年代的人,作夢也想像不到唐朝覆亡時的景況。一如史賓諾沙的觀點,每一個文明都會面對萌芽、成長、盛極一時、衰退與毀滅的一個過程,問題不發生在文明的外部因素,而發生在內部。
                                                                               
美國算是資本主義與科學主義的具體實現。她的輝煌成就,也暗示著這次人類長達數百年的擴張中,已經即將走到最後的繁榮。因為,人們已經很難想像:一個比美國更巨大、更具有影響力的政治經濟體存在的可能性,也就是說:後面恐怕沒有了。
                                                                               
美國外債問題對於自己而言算是普通,但是為什麼她可以創造出人類很難想像的巨大外債,這才是問題。而且隨著金融經濟的控制技術進步,要創造出一個泡沫的速度是越來越快了,而創造出來的泡沫之巨大,也是過去難以想像的。問題不在於外部,而在於這個以美國為主的文明之異化,構成要素的矛盾加劇,並且逐漸與自然世界越走越遠。

我個人相信:這次美元的貶值,並不是問題的本身,而是問題的徵兆,有一些東西在改變了,而且持續性地在改變,當然,是什麼東西,活在這年代的我當然不知道。至少,我們面對的問題一次比一次巨大,一次比一次誇張。美國的經濟體規模越是龐大,控制技術越是繁複,錯誤發生時,造成的災害也會越難以解決。
                                                                               
沒人知道巨變會發生在什麼時候,當然,也有可能沒人有機會活到親眼目睹。為什麼我相信黃金?因為那不是人造物,而我正好是全球化的懷疑論者,與肯定論者不同的是:懷疑論者認為歷史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覆著,而肯定論者相信:世界是線性向前發展的。我們所見到的世界,究竟只是萬古循環中的一個階段?還是人類開創出來的一個偉大時刻?
                                                                               
古埃及人不會認為埃及古文明有結束的一天,但是她結束了,人類還是活了下來;美國如果崩解,那將是難以想像的畫面,但是人類還是會走過來。沒有任何東西是不可能的。
                                                                               
但是不管怎樣,這些都僅止於趨勢問題而已。萬萬不可把趨勢問題套用到投資問題。要不然,在1990年代時,道瓊一路升到破萬,許多優秀的基金經理人去職,只因他們不敢置信有這麼長的經濟擴張期。
                                                                               
是啊!市場瘋了。這不合理啊!但是你想賺錢?還是想當個歷史學家?
                                                                               
兩者都可以,但是記得看路就對了。凱因斯說得好:長期,我們都死了。

 

kspac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