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為 PTT_Fund 版友 dasein79,為回應上篇文章所發表。


我有一些另外的看法。提供參考。
                                                                               
在過去幾十年,黃金只是商品,不具備貨幣的地位,人們對於黃金的需求,並非來自對於貨幣的需求。但是難以判斷的是:現在以美元為貨幣的基礎,是否會發生動搖?如果美元基礎發生危機,而黃金(或其他新貨幣)興起,那麼黃金就不再有「價格」,美元與黃金之間,存在的是「匯率」關係。
                                                                               
我個人是認為,在貨幣基礎發生動搖時,要觀察的不是「需求」,而是「供給」與「穩定性」。黃金的供給是相對陡峭的一條曲線,而且是一種人類不能增減的經濟財。而美元不是,美元是一種可以透過金融體系製造與消滅的貨幣。
                                                                               
以黃金的供給曲線來看,它是無法瞬間大量擴張的,如果面對世界經濟的快速成長時,以黃金為貨幣,只會壓抑經濟的成長。可以想見,在資本主義興起之後,生產力快速上升,黃金是難以勝任貨幣一職的。
                                                                               
相反的,如果在生產力持平、甚或下降的時候,黃金不但可以勝任貨幣,更能夠彰顯出比任何國家所發行的法幣更有權威性的存有性--因為黃金等於是從「上帝的央行」所印製出來的貨幣。
                                                                               
所以,也許我要問一個很可笑的問題:資本主義是否能夠繼續維持下去?有人認為:全球化的浪潮,其實就是資本主義最後的一種形式。隨著各種貿易壁壘的消失,金融自由化,世界的經濟比以往更加趨向柏拉圖曲線,
當有限的資源分配已經達到最佳化,供給與需求也達到最佳化,從生產到消費的過程都在最有效率的過程中完成時,資本主義所信奉的自由經濟將會因為實現而走到終點。
                                                                               
當然,我們現在離真正的「最有效率」還差的太遠,但是如果考慮安全性與風險之後,我們與資本主義終點的距離恐怕已經不遠了。

第一、基於戰備考量,人類不可能讓一些重要物資或產品達到最有效率的生產方式。例如:農產品,恐怕沒有多少國家敢讓最重要的民生物資完全仰賴進口,它寧願維持國內無效率的生產,也比把自己的命脈完全交給別國來的好。

第二、市場成本。基本上,市場是達到均衡的最好方法,但是市場本身也會失靈,也會發羊癲瘋,市場的存在是有風險性的,要維持市場的存在也要投入成本的。(債券擔保市場不就是如此?)越巨大的經濟體系需要越巨大與越繁複的市場來分配,無論是有形物資、無形資產、抑或風險。而市場本身如果是沒有風險也沒有成本的,那麼自由開放將是最好的選擇,但是不然。當規模達到一定程度時,市場所帶來的知識障蔽、風險管理、內線交易等等,都會達到難以控制的地步,這將會抵銷掉自由化的好處。
                                                                                
我想問的是:倘若這次在美國「偉大的FED」庇護下,能平安度過風暴,那麼世界局勢要怎麼走?新興市場更加蓬勃?人類是不是要繼續尋找更多的產品市場與原料市場?當年造成帝國主義的各種因素,會再度回到人類身上。但這一次,人類打算怎樣?在月球上建殖民地?在火星上面建殖民地?然後來個五月花號太空船事件?

人類向外擴張的腳步已經達到一定的技術屏障,這不再是打個鴉片戰爭就能解決的事情。當全球化的浪潮把全世界每一塊大陸都吸納入資本主義世界,然後呢?更多的原物料從哪裡來?生產出來的產品要賣到哪裡去?我們要怎麼餵飽以幾何級數上升的生產能量?事實上,全球化的成本快速在上昇,因為長年戰爭與基礎建設不足,讓許許多多地區根本無法跟上全球化的腳步。
                                                                               
這是我所擔心的,因為我認為在我們有生之年,都會看到這一幕。當原物料昂貴(因為產能太大)到沒有可能以任何形式轉化為有競爭力的商品(因為產品市場供過於求)時,生產力的擴張會逐漸停滯。資本累積不會增加收益,資金需求下降,購買意願低落,價格下跌。這是通縮沒錯,我認為通縮就類似熱力學上的所謂「熱毀滅」,是資本主義的墳場。然而,在一個通縮的世界,黃金的保值性顯著大於任何法幣,因為有上帝來保證他的價值。
                                                                               
試想,克里特島上邁諾斯文明的宮殿裡挖出一個藏寶箱,你希望裡面裝的是貝殼還是黃金?是新石器時代的石頭還是鑽石、紅寶石、翡翠、瑪瑙?(附注:邁諾斯文明的遺物已經發現很多,古董市場上沒什麼好賣的)
                                                                               
盛極一時的邁諾斯文明已經不能擔保印製有它圖樣的石器的價值,但是黃金可以。

我不知道這種供給量隨人改變的法幣制度還能撐過幾次泡沫破裂,但我相信一次會比一次困難。如果美元勢力退潮的時間越久、前途越不看好,人們會開始尋找新的、更能保證不會突然失去價值的新貨幣。
                                                                               
事實上,在電腦化的時代裡,美元本位與金本位的貨幣,是具有相同的流動性的。我記得去台銀開黃金存摺時,我詢問小姐說:我可不可以從我的黃金存摺轉帳到別人的黃金存摺?小姐說不行。但我隨即想到:我在問的,不就是一種新貨幣的可能性嗎?以信用卡支付黃金是現代科技作得到的。如果可以,我倒想開一家以黃金標價的小店,每個物件可能是幾公克、幾十公克,人們刷卡,用新台幣支付,而我則收到黃金,放進我的黃金存摺。用黃金買菜,用黃金線上購物,用黃金領薪水。誰管一口美元是多少公克的黃金?
                                                                               
我相信,如果聯準會繼續讓美元三不五時就落賽,或是一厥不振,這麼炫的支付方式總是會出現的。
                                                                               
當然,一切是臆測,但是,人的法幣要多振作了,要不然就換神的法幣了。

kspac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