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 PTT_Fund 版友 isaacchen 推薦之一篇分析報導。


【鉅亨網黃欣.綜合外電】 在過去 6年來,美元一直是美聯儲運用自如的法寶 ,現在的美元貶值,也是美聯儲能刺激經濟復甦,並治 療受過去10年來被信用擴張所傷的世界。

自2002年起,以美元計價的物品都上漲時,全球的 儲備貨幣下降了 37%。這個變化對美國本土的投資人來 說沒什麼,但持有美元計價資產的外國投資人就感受到 壓力。

投資公司 Minyanville執行長 Todd Harrison於《 MarketWatch》撰文指出,他們將此情形稱之為「資產 類別緊縮 vs. 美元貶值 」,當政策制定者推動財政與 貨幣政策時,情況卻愈來愈顯吃緊。

次貸問題爆發後,對信貸市場產生了一連串的連鎖 影響,資產擔保商業本票、拍賣標價證券、市政債券等 都遭受波及。

而且這影響是世界性的,現在全球經濟走到了分岔 路口,面臨著二擇一的選擇題。外國投資人是會讓美元 持續貶值,為超通膨鋪路;還是會把資金抽出體系,迎 接遲來的通貨緊縮?

從科技股的泡沫後,結構的不平衡就已逐漸累積, 風險也逐漸增加。多年來,各國央行採取釵h措施來引 導經濟的發展方向,而從去年夏天起,這種做法愈來愈 明顯。

這兩條路分別通往哪裡?看向左邊,是市場的社會 化、國有化和超通膨;看向右邊,則是資產類別通縮、 風險厭惡和債務泡沫的崩解。

如果英國銀行Northern Rock (NRK-UK)的國有化是 系列措施的第一步,可以想見,美國人也會假設美聯儲 有可能接手處理次貸問題。如此美元將受重擊,但至少 在利率升回具投資吸引力的水準前,股市會有所反彈。

比起方向截然相反的通縮,據信當局比較中意這個 超通膨的發展方向。因為有總比沒有好,通縮可能導致 中產階級承受莫大壓力,因為商品和服務的價格都會比 天還高。

另一個方向是金融系統流動性乾涸,這將會推高美 元,使其再成為搶手的貨幣。而檯面上的資產類別,從 原物料到股市,價值都會縮減,並衝擊與市場密切相關 的社會結構。

顯而易見,這對政策制定者來說是個大問題,也是 目前持續對金融體系注資的原因。在儲備低落的銀行體 系中,通縮意味著經濟已經失控,就算有很多不可抗力 因素存在,也等於承認吃了敗仗。

Harrison曾與其社內的大賢者 Practical先生討論 到美聯儲主席Ben Bernanke和財長Hank Paulson在國會 聽證會作證一事。他們認為,Bernanke和 Paulson必定 也觀察到了存在於美國經濟內最根本的問題,但他們受 限於必須公開表態。

Harrison指出,銀行體系受到次貸問題妨礙,已經 無法正常運作。在有目的的保釋、刺激方案、超級管道 、期間拍賣融資、凍結貸款利率、凍結取消贖回種種方 案的背後,是工作團體和政客嘗試操控產業循環,因為 它早就迷失了方向。

在 Minyanville進行的調查中, Practical先生觀 察到,「這些措施都無法影響信用緊縮的大潮流。債務 緊縮的發生並不受美聯儲控制,它發生在全球各大銀行 ,信用的供需己經快速下滑。」

這個過程要費時多年才會展現,但最後會帶來正面 的結果。債務的解構能讓經濟重新建立比現在更穩固的 基底,再步向未來的擴張。

通縮會讓紙上的財富蒸發,重新分配的機制使得富 有的國家必須拿出真正的資金-而非便宜的債務-來發 展經濟。這條路雖然痛苦,但道路的盡頭,會是未來發 展最好的起跑點。

付出時間與代價服藥根治現下的經濟問題,或是給 金融體系打針止痛,期待著痛苦早點過去?這兩種選擇 帶來的結果截然不同。但經濟問題這沒有簡單的解決方 法,顯而易見的是我們愈快做好最壞的準備,愈能期待 好事情發生。

kspac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